此举忽视了美军在军事保障外包领域积累的多年经验和成熟的体制

作者:吉祥体育

  作为军力位居世界前列、且勇于向美国“叫板”的军事大国,俄罗斯的军事改革进程一直受到各国的广泛关注。在2008年俄格战争后,俄罗斯政府基于对俄军在战争中暴露的弊端的不满,调整了国防部和总参谋部的领导人,开始了名为“新面貌”的全面军事改革,迄今已有十年时间。在十年的改革进程中,俄军在谢尔久科夫和绍伊古两任国防部长的指导下,发起了广泛而深刻的体制编制革新,随后又大刀阔斧地纠正了改革出现的问题,至今仍对俄军的建设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那么,俄军在其改革历程中都推行了哪些措施?我们从中又可以获得什么经验教训呢?

  近日,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期刊发布了军事科学院院士、军事专家安·德·齐加诺克回顾俄军十年改革的评论文章。文章称,以俄格战争后就任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和总参谋长马卡罗夫为代表的“改革派”推行的改革举措,给俄罗斯的军事思想和军队建设带来很大的冲击。缺乏军队经历和军事教育背景的新防长谢尔久科夫非常推崇美军的体制和经验,在未对俄格战争的教训作出深入分析的情况下盲目启动改革,在体制编制、保障体系和部队结构等方面均使俄军出现了显著的问题。

图片 1

  图为俄军作战部队

  在体制编制方面,文章认为,时任防长谢尔久科夫和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基于俄格战争经验,认为俄军原有的师团体制僵化落后,给作战和管理造成很大障碍,因而“一刀切”地将俄陆军作战部队全部改编为旅营制结构。然而由于改革方案制订得过于草率,实施得又过于迅猛,使得新型陆军旅编制显著降低了俄陆军部队的火力和机动能力。同时,由于盲目学习被当时的俄军视为“典范”的美军体制,俄军作战旅的后勤保障能力普遍下降,也没有建立起与美军类似的战区保障系统。此外,“一刀切”建立起来的旅级部队编制,也难以满足俄军在远东、北极、高加索和中亚等战区环境迥异的地域进行作战的需求。

  文章认为,在保障体系方面,谢尔久科夫等“改革派”也盲目引进美军经验,将原来全部由俄军自行负责的油料供应、装备人员运输、装备维护和被装食品供应等保障工作悉数“外包”给私营承包商。此举忽视了美军在军事保障外包领域积累的多年经验和成熟的体制,以及早已熟稔美军事务的大量美国私营企业的存在,一股脑地将军队保障事务“承包”给不熟悉军队需求且资质能力有限的俄罗斯私营企业。此举不仅没有提高俄军的后勤保障效率,反而浪费了更多的军事经费,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腐败(谢尔久科夫在2012年的去职,即与他涉嫌国防部的服务外包腐败有关)。

图片 2

  图为参加阅兵的俄军部队

  在部队结构方面,俄军在2008年改革中推行的措施也带来了一些弊端。谢尔久科夫从俄格战争中俄军机械化部队的表现不力出发,草率地认为大规模机械化部队“繁琐”且无用,从而大量裁减俄军的重型机械化部队,并尝试建立了多种新型作战部队。虽然这些新建部队对于强化俄军的多样化作战能力有所裨益,但裁减机械化部队的举动导致俄军作战力量的大幅缩水,对战斗力造成的损害难以被新建部队所弥补。同时推行的合同兵改革在俄军内部也长期存在争议。

  面对改革后出现的诸多问题,俄罗斯政府及时“换将”,在保留一些具有积极效应的改革措施的同时,结合俄军实际和作战需求,果断推行了一些纠偏措施。在前防长因腐败问题去职后,素以稳健实干著称的新任防长绍伊古在保留了新编制摩步旅、山地旅和侦察旅等改革成果的同时,重建和新建了若干具有苏军传统编制特征的摩步师和坦克师,以适应俄军在西部和远东地区遂行宽正面、大纵深的机械化作战的需求。在后勤保障方面,绍伊古一方面调整完善军队保障工作的服务外包机制,一方面恢复了战时由俄军自行负责供应保障的传统做法,并在叙利亚战场上得到了检验。此外,在俄总统普京的指导下,俄军还调整组建了整合航空航天和反导作战力量的空天军,在新质作战力量改革领域领先美国一步,为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的优秀表现奠定了基础。

图片 3

  图为俄罗斯现任国防部长绍伊古

  从俄罗斯过去十年的军事改革历程中不难看出,军事思想和军队体制结构的转型固然应该汲取外军的先进经验,但仍应在充分研究和认知外军体制的利弊的情况下,结合自身国情和军事需求实施改革。谢尔久科夫主导的改革措施并非全然不可取,但在盲目崇尚美军经验,缺乏对俄军实际情况的研究,改革实践又草率而急于求成的情况下,俄军在改革初期表现出强烈的“排异反应”。所幸,俄罗斯军政领导人面对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及时予以调整,最终将军事改革走上正轨,推动了俄军的转型和发展。(文/马骐騑)

本文由吉祥体育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