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决定加入这个民兵组织

作者:吉祥体育

  巴巴·约翰11岁时加入部落民兵组织,到他逃离时,他早就不再统计被他杀死的人数了。

  巴巴·约翰说:“我向人开枪。我们都那么做。我得到一把枪,被告知如何射击和瞄准。我不记得打死了多少人,但有很多。”

  巴巴·约翰的杀戮日子始于一个生死攸关的决定,当时一个名为“眼镜蛇”的南苏丹武装组织袭击了他的村庄,那里位于首都朱巴以北将近400公里的东部城镇皮博尔附近。

图片 1

  ▲南苏丹的娃娃兵

  巴巴·约翰在那次袭击中幸免于难,但他担心下一次不会那么幸运,于是像其他许多人一样,他决定加入这个民兵组织。

  “我被迫开枪抢劫,”巴巴·约翰回忆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管理的一个项目让现年15岁的巴巴·约翰得到了救赎,尽管招募、抓壮丁和公然绑架仍在继续,该项目还是给了娃娃兵们一个获得新生的机会。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说,在南苏丹近5年的内战中,估计有1.9万18岁以下的儿童加入了军队、叛军或各种地方民兵的队伍中。

  自2015年以来,已有近3000人获释。

  从杀人到务农

  巴巴·约翰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回到他母亲和5个兄弟姐妹的家中。

  皮博尔位于一片空旷的平原上,是一个混乱的城镇,有一条土质飞机跑道,最大的建筑是一个机库大小的帐篷,里面装着一袋袋避免饥荒的应急食品。

  如今,尽管冲突仍在继续,生活条件艰难,巴巴·约翰还是充满希望。

  赤着脚、身材消瘦的他穿着整洁的条纹衬衫,戴着一串珠子手镯,脸上挂着笑容。他如今是一个新手农民,正在学习种植、养护和收获庄稼。

图片 2

  ▲农业的发展为南苏丹的前娃娃兵提供了新的希望。(法新社)

  他说:“我想成为农民,这样我就能帮助我的家庭。”

  在皮博尔管理该项目的一家德国机构成员穆拉古里·瓦集拉说,结构化教育计划和新技能学习提供的重点有助于前娃娃兵的心理恢复。

  她说:“我们帮助了近1500名儿童。”

  巴巴·约翰仍然有噩梦,但和其他人一样,他开始想象一个没有战争的未来。

  6年前,年仅10岁的玛莎和她的母亲一起加入了“眼镜蛇”。

  她说:“那段时间,整个村庄几乎都走进了丛林,”她解释说,饥饿和不安全感让平民们别无选择,只能寻求一个武装组织的保护。

图片 3

  ▲资料图片:饥饿仍在困扰着南苏丹人民,图为严重营养不良的母亲和孩子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纽约时报》)

  多年来,她一直干着搬运工作并为民兵战士做饭。

  后来,当她和母亲回到她们的村子时,她们几乎找不到以前生活的痕迹。她说:“我们的房子没有了。它被烧毁了,我们不得不从头再来。”

  玛莎现在的梦想是当一名司机,她希望再也不要回到民兵队伍中。

  不确定的未来

  但这并不那么容易。

  南苏丹的生活即使在最好的时期也很艰难,而现在,在又一场漫长的破坏性内战中,这里的生活是最糟糕的之一。

图片 4

  ▲资料图片:民众在观看南苏丹独立庆祝活动。(《纽约时报》)

  对许多娃娃兵来说,加入民兵组织只是生存的务实选择。

  巴巴·约翰说:“这里仍然不安全,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

  玛莎说:“我认识很多回到丛林里的人。他们饿着肚子,看不到希望。”

  现年18岁的托马斯已经加入又退出武装组织多年了。

  他说:“我看到的一切是:战斗、杀戮和抢劫。”

  托马斯梦想成为一名地方政府官员,倡导儿童权利,但如果生活教会了他一件事,那就是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他说:“我不想回到民兵组织中。但在南苏丹,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可能再次遭到袭击,那么我们只有几个选择:逃跑、躲藏或还击。”

本文由吉祥体育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